【腾讯时时彩登入是真实吗】津城5位“夕阳红”挑战川藏线 战胜所有困难胜利回津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
2015-07-09 08:32渤海早报评论(人参与)

  骑行穿越以风景优美、路途艰险著称的川藏线,导致 那此?不能 骑行2188公里,翻过12座海拔超过2000米的大山,不能 走山路、搓板路,战胜高原反应,应对多变的天气。与此一同,不能欣赏一路壮丽景色,有雪山、原始森林、草原、冰川和若干大江大河(如金沙江、澜沧江、怒江等)……

  据了解,每年的4月到6月,全国有2000多名骑友挑战川藏线,但最终能成功到达拉萨的不足200人。然而,天津市5位“夕阳红”却于5月份踏上了漫漫征程,朋友 中年龄最大的73岁,最小的总要52岁。朋友 团结一心,战胜了所有困难,终于顺利抵达拉萨。不久前,朋友 “胜利”回津。

  骑行川藏线年龄最大女孩子

  73岁的陈秀芦阿姨,应该是有史以来骑行川藏线年龄最大的女孩子了。“骑行进西藏的念头,很早就扎根在我的心中,单说路线规划和方案,我和队友前前然后就酝酿了五天多的时间。”说起骑行的这段经历,陈大娘难掩兴奋与自豪。

  “5月的气候条件比较适宜骑行进藏,于是朋友 刚现在开始实施计划,从天津乘火车到四川成都,但会 骑行到雅安,再从雅安老是骑到西藏拉萨。”值得一提的是,这趟骑行之旅还让陈大娘度过了有1个 很重的生日。“出发前,我就想到生日恐怕要在路上度过。刚好生日那天有位骑友问我年龄,我知道你‘今天是我73岁生日,’没想到,等骑到一座海拔2000多米的雪山顶时,来自全国各地的骑行爱好者一同为我唱生日歌,那场景我就要这辈子都忘不了。”

  陈大娘和队友们翻山越岭,一路上遇到了太多艰难险阻——走过随总要塌方、滑坡的“飞石区”;从深不见底的悬崖边骑行而过;顶风穿过数个千米长的隧道,但会 太多地方手机删剪这样信号。

  “但会 坡度太多,根本骑不了车,朋友 只好推着车一步一步往上爬,导致 高原缺氧,走两步就导致 气喘吁吁,不能 停下来做调整。走路时朋友 只看地面,导致 抬头看远方无尽的山路,很容易选择选择离开信心,况且,有的总不能称之为路,地上总要陷得的淤泥。加之,道路上这样路灯,朋友 不能 在天黑然后赶到住宿的地方。”

  喜欢骑行的朋友 导致 都知道,骑行过程中觉得是有1个 团队,但更多的时间,朋友 总要在“单打独斗”。“尤其上了川藏线,每被委托人体力不同,但会 道路狭窄,太多朋友 这样并排骑行,前后距离往往会差太多。”陈大娘回忆说,记得在折多山正赶上下冰雹,她有1个 人推车走了七1个小时,好不容易到达山顶,却被雨水淋得浑身湿透。正在绝望无助的然后,有好心人开车路过,把她送到了山下的宾馆。“可这也导致 ,我白天走过的距离重新归零,但好心人转天又开车把我送回了山顶。”

  导致 陈大娘和团队成员年龄较大,这人路总有陌生骑友主动找朋友 合影。“朋友 这帮人的平均年龄都超过200岁了,不少年轻的骑友纷纷对朋友 竖起大拇指,并表示回家后,要把照片给朋友 的爷爷奶奶看。”而从雅安进藏,一路上有10余个检查站,凡是经过的人总要检查身份证,工作人员一看陈大娘的身份证,知道她导致 73岁高龄,都很重敬佩,全体工作人员都出来给她敬礼。“我知道你我是骑行川藏线全国年龄最大的女孩子了!”陈大娘笑着说。还有一次,她把放护照的本落在检查站了,工作人员骑摩托车追出去10多公里把东西送到了她手上。“我认识您,您这样大年龄还骑行,我从心里佩服!”这位工作人员说。

  经过漫长的骑行,陈大娘和她的队友终于进入西藏,看着蓝天白云的秀美景色,陈大娘觉得然后千辛万苦的骑行之旅终于苦尽甘来。

  最负责领队是个多面手

  别看陈大娘年龄最大,这次骑行小组的“领队”却是63岁的何元顺。为那此呢?体力好、会摄影、会照顾人是他当选的理由。如陈大娘所说,导致 每被委托人体力不同,但会 川藏线道路狭窄,太多朋友 这样并排骑行,队员们骑行中前后距离往往会差太多。而以何元顺的体力,他原来不能 变慢到达目的地,再好好享受一下拉萨的美景。可为了照顾组员,他主动变慢了节奏,每到一站,他总要为陈秀芦、许玉范等组员拍照留念,晚上到了休息站,再用手机发到网上去,记录下骑行全程。

  为了补充体力,到达休息站后,组员们总要去市场买菜下厨,炖许多肉朋友 一同吃,可骑行一天朋友 都累了,没体力去下厨。何元顺全是1个 人洗、炖,炒菜,等做熟了饭,端上桌子,再喊组员来吃饭,尽职尽责,令每个组员感动。

  互相帮助成最默契队友

  团队成员张淑庭阿姨的车子在芒康坏了,变速架折断,根本无法维修,急得她真不知道该为什么办好,组员郭津生发现情况表后,老是等着她。要我知道她的车子导致 修不好,上山时无法变速,只有推着走,下山时不能骑行,势必会耽误行程时,他老是与张淑庭结伴,两人也但会 成了好朋友 。他知道,孤身一人在人生地熟透的川藏线上,觉得无助,作为有1个 小团队,他应该与她共患难。

  陈秀芦和队友们翻山越岭,携手闯过有1个 个难关,5月份出发,历时近有1个 月,终于骑行到达拉萨。“原来朋友 总要天津夕阳红骑行队的队员,除了许玉范,剩下4人都来自河东队,但彼此之间然后并不熟透,可通过这次患难之旅,朋友 成了好朋友 。”尽管一路上这样,但朋友 并不后悔这次华丽的冒险,就像组员许玉范日记里写得那样:“走过川藏线,我全是无尽的回忆,永生难忘的经历,终身无悔的历程!”(记者 于强 供图 何元顺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