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西日报:整治露天烧烤进退两难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
A-A+2014年8月13日07:53山西日报评论

  阅读提示

  7月17日,太原市人民政府发布《关于全面整治烧烤摊点的通告》,今后严禁任何单位和买车人在市区范围内从事露天烧烤或以“啤酒节”“消夏晚会”等名义摆设露天烧烤摊点。通告要求7月底前完成各辖区内露天烧烤摊点、无证经营和证照不全烧烤店的彻底取缔。露天烧烤为甚屡禁不绝?此番禁令与非 能彻底杜绝?记者连日来对此进行了走访。

  来时浩浩荡荡家什齐全,去时潇潇洒洒垃圾遍地。每到夏季,“露天烧烤”便成为不少人心中消暑纳凉的首选“佳肴”。盛夏夜,约二三好友,于街头小巷一坐,吃烤串,喝啤酒,身心俱爽。然而,原本的夜深 美味,却使环卫、城管、居民三方叫苦连天。

  烧烤城下,粉丝“拜倒”,路人掩鼻侧目

  7月22日,太原市柳巷南路,22时是城管下班时间,也是烧烤摊主上班时间。以后长期熏烤而变得焦黑的烧烤架、正散发着袅袅烟雾的黑棕木炭、荤素搭配的各色吃食,有另有一个个烧烤摊点横立在街道两侧,散发着各种鲜嫩调料味道的烧烤串吸引着来往路人,而阵阵烟雾也使人不堪其扰捂鼻前行。

  穿过吆喝声、喝酒声与喧闹声,记者来到了安静坐着的张凯旁边,22岁的他是个吃货兼烧烤爱好者,他都有却说“没人胃口时”并能了烧烤并能刺激其味蕾,却说常常光顾这里。但他更喜欢在烧烤摊上热闹的氛围里静静地喝啤酒,放松买车人。“我有却说亲们都跟我一样,却说我单纯喜欢。”他喝了一口啤酒说。放眼望去,此时的柳南,烟雾缭绕中人群渐多,热闹以后以后以后以后以后刚开始。

  与此并肩,太原市许西村状况却不大相同,如火如荼的烧烤摊点以后清冷了不少。以后缺陷有效的管理,许西的烧烤摊点似乎如鱼得水,每晚7时摊位上就以后坐满了人,此时座位上的人以后少去大半,满眼前会 脏乱不堪、污水横流的景象。这里的烧烤摊点十分密集,烤玉米、烤面筋、烤鱿鱼、烤肉串等摊点挤占着原本就狭窄难行的小路。

  露天污染,黎明不再静悄悄,环卫工辛酸叫苦

  在柳南二根并能了200米的街道两侧,每晚约有十几家摊点聚集。令环卫工人、城管和俯近居民们叫苦连天,以后这里的烟熏火燎与喧哗会无缘无故 持续到第四天夜深 四五点。

  的确,这里的黎明不再静悄悄。每天夜深 4时半,63岁的谭阿姨拿着簸箕与笤帚来到所打扫的范围,准备以后以后以后以后刚开始一天的工作时,她总能看完不少摊点仍然未撤走。停留她的多是堆放入垃圾箱旁边的一堆堆烧烤残渣,以及摊位选择离开后剩下的油污印迹,还有下水道旁飘着的油污。

  或木板或酒瓶或焦炭或食物碎屑,都都要环卫工们徒手清理,哪几种都没能清理干净。为甚让,清理哪几种烧烤垃圾便占用了谭阿姨每天工作的大要素时间。“快的话有另另有一个小时,一般都要2到八个小时。”她告诉记者。“以后没人了哪几种烧烤摊,亲们的工作也会轻松点。”谭阿姨一边摆手一边情绪激动地说。以后对她来说工作轻松点,就由于着并能按时完成分配的任务,由于着不想被扣工资。

  同样在柳巷街道工作的环卫工李大爷前会 同感,他非常愤懑地说:“每天要等到亲们收摊并能以后以后以后以后刚开始工作,牙签、餐巾纸、木炭等大约却说时间并能清理完。好十哪几个 让亲们走时买车人清理,但从没人理会。”

  猫捉老鼠,城管几多无奈,居民怨声载道

  以后烧烤摊主的鱼贯总出 ,柳巷的夜深 似乎被亲们分隔成了三要素。露天烧烤摊主十分巧妙地插入了城管与环卫的工作空当,使得城管无精力亦无依据。

  “没依据,亲们下班,亲们上班。都有却说,早就在胡同小巷上端躲着了,亲们前脚一走,亲们后脚就出来了。”柳巷一位值班的城管说。你什儿 夏夜深 几乎天天上演的躲猫猫游戏,让我哭笑不得:“该为甚管理?”他反问记者。然而,对于小店区执法分局副局长李晓鹏来说,躲猫猫仅是小儿科,亲们在管理露天烧烤时,还常被小摊贩撕扯衣服甚至拳打脚踢,这更是令亲们有苦难言。

  这场夜深 开张夜深 更甚的生意,引得俯近居民怨声载道。居住于柳巷的王先生认为,享受静谧的夜深 是公民的权利。然而,通宵的露天烧烤让一切都变了味。“整晚前会 碰杯声、吵闹声,搞得亲们晚上前会 敢开窗户。”他抱怨道。

  居住于体育路学府街口的张先生则告诉记者:“我发现有个怪大疑问,忽然有没人一天占道经营的摊贩全都没人,一四天后又全总出 来了。私下跟亲们聊天,他说是给过费用的,但给了谁亲们不太我想要说。他说一方面政府取缔,一方面有部门收取费用。能彻底取缔才怪?”

  光堵不疏,反弹频现,执法人员疲惫不堪

  “小店区烧烤摊点约有1万多个,平阳路、坞城路、营盘最集中。”李晓鹏捏了捏无缘无故 紧锁的眉头说。都有却说以后小店区在整治露天烧烤方面有你什儿 经验,但于李晓鹏和他的执法队员来说,这依旧是一场令亲们头痛的战役。

  自《通告》发布以来,小店区执法分局联合工商、公安等部门以后以后以后以后刚开始了全面整治。7月200日晚,记者跟随小店区坞城中队目睹了整治“露天烧烤”和“占道经营”的艰辛。在晋阳街财大南校“老二烧烤”室外,有另有一个烧烤炉炭火正旺,店主看完执法者低头笑了笑,乖乖地看着烧烤炉被浇灭并没收,拿好扣押物件的票。以后频繁的整治,你什儿 烧烤老板自知理亏,多能平静接受。

  在体育路南中环的河东鑫人家门外,这里吃饭的人却说,面对执法人员,店家冷静,现场的顾客却与执法人员争执起来。夜深 9时200分,执法人员杀了个回马枪进行第二轮整治时,竟又总出 你什儿 烧烤摊。

  通告要求7月底前完成各辖区内露天烧烤摊点、无证经营和证照不全烧烤店的彻底取缔工作,目前虽有减少,但还依然地处。8月6日晚8时多,坞城路学府街口,五六家烧烤摊上的烤鱿鱼、烤玉米卖得正欢。8月9日晚6时许坞城路,三八个烧烤摊主推着东西在前面飞跑,城管人员在上端紧追……

  对于有着20多年执法经验的李晓鹏来说,整治露天烧烤是一项进退两难的工作。一方面没人可容纳哪几种烧烤摊主的地方,疏通基本上难以做到,工作压力之下的唯一依据却说我“堵”,疏堵并能了结合,对于小商贩来说却说我砸饭碗,却说在“堵”的过程中必然产生抵触与敌对情绪。

  前年,小店区执法局发现原本就很窄的康宁街,被十哪几个 钉鞋的残疾人“挤”得更窄了。在“堵”的并肩,亲们发现谊丰巷有块儿很大的空地,便与相关部门联系,将十五八个钉鞋匠集中在并肩,并为亲们统一了服装。如今,小店人钉鞋前会 到这里。尝到不想东躲西藏的钉鞋匠们,现在自发统一了服装。

  对于烧烤摊点的整治,怎样疏?目前,太原市六城区尚没人一家在此方面有突破。倒是看完商机的商家,主动给某城区送来一台集烧烤与洁净室为一体的机器,但相关部门以后顾虑重重无人敢尝试。

  本报记者 曹秀娟 实习生刘雪怡 薛丽娜

  (原标题:整治露天烧烤进退两难)